他们为什么背叛了本阶级?

浏览:2618   发布时间: 08月28日

捧读美国历史学家莫里斯·迈斯纳的著作《毛泽东的中国》,书里有段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句话是这样说的:“虽然19世纪中叶的太平天国农民起义首次向豪绅统治和整个儒家社会政治制度发起了革命性挑战,但真到世纪之交豪绅阶级的成员也转而反对本阶级的儒家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时,中国革命的现代历史才正式开始。

”回首中国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那个风起云涌的世纪之交,那些引领革命风潮的风云人物,正如莫里斯·迈斯纳书中所说的一样,他们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于旧的豪绅阶级,他们向着本阶级勇猛地发起了攻击,形成了中国革命一个鲜明的特点。

他们为什么不是维护本阶级,而是叛逆地反戈一击呢?莫里斯·迈斯纳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视野,站在大历史进程的高度,做出了理论解读,他在书中写道:“豪绅作为垂死的地主阶级蹒跚地步入了20世纪,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实行最野蛮的社会经济剥削的传统形式,而这已不再受到传统的政治和道德法令的约束了。

……地主阶级在传统上基本是一个寄生阶级,它通过收取自己土地的地租来获得财富,但它对农村生产几乎或完全没有贡献。

……地主阶级是一个在经济上毫无价值而在社会和政治上又令人生厌的阶级。”这个地主阶级到底令人生厌到什么程度?另一个美国人用他敏锐的眼睛,刻画出了那个时代地主的众生相。

抗日战争时期,年轻的白修德被美国《时代》杂志派驻中国采写抗战新闻,后来他与同为该杂志记者的贾安娜共同撰写了《中国的惊雷》一书,这两位自由主义作者在书中描写了他们眼中的当时中国的社会景况,1946年出版后引起了比较大的轰动,并多次再版。

这本书的第二章是写那时的中国农民的,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对彼时农民被地主阶级压迫的悲惨境况感到无比惊诧,还作了一些笔记,不妨摘录几段:“中国地主把佃租提高到无可再高的程度。

好一点的田地,他们收取收获物的百分之五十到六十;在某些地区,如重庆,他们收取百分之八十之多。

在地权十分集中的县份里,大地主好像中古欧洲的贵族一样,自己有武装的家臣,有无情的收租管事,有农奴——即佃农。

小自耕农常常并不比佃农好过日子。

任何人都可以向他抽税,并且常常是在抽着,他必须负担政府的勒索,各种本地官吏的零星窃盗,以及驻在他的县里的军官们的需求。

路过他的地方的小兵们,都觉得可以随便问他要猪要肉要吃的。

有时农民需要贷款,而贷款在中国,可以把名义上拥有土地的农民降而为替债主耕种的雇农。

一笔借款——买种子,买耕具或家庭急用的借款——就可以使农民陷入高利贷的天罗地网之中……而重利盘剥者通常就是大地主兼做的,利率高至年利百分之三十到六十以上。

一个人一给高利贷者掌握以后,就很少脱身的机会。

”“在华西成都附近的一个县份里,百分之七十的田地是属于一个人的,他过去是军阀。

这些军阀现在即使失掉了军事地位,依然拥有势力很大的经济力量。

”“中国农民被投机家、军阀和西洋的工商业弄得破产,桎梏在自己的古老的封建关系之中,渐渐被迫得气都透不过来……在现世界之中,只有中国的人民才比五百年前吃的更少,生活得更苦,穿得更坏。

”这就是那个令人生厌的地主阶级的模样,盘剥,盘剥,无休无止地盘剥,终于,这个阶级的先进分子们也看不下去了,厌倦了,他们选择了逃离,选择了背叛,选择了向本阶级的告别,选择了一条革命的道路,他们与被压迫的农民结盟,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的新社会。

领导海陆丰革命、建立第一个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彭湃,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这个被称为“农民运动大王”的人,就出身于富豪之家,他家里有“鸦飞不过的田产”,据他自述,这个家庭“被统辖的农民男女老幼不下千五百人。

我的家庭男女老幼不上三十口,平均一人就有五十个农民做奴隶。

”就是这样一个人,分了自己的田地,烧了自己的地契,从一个阶级跨入另一个阶级,并成为本阶级的掘墓者。

中国人民革命的领袖毛主席,家里虽然算不上豪绅,但多的时候也有六十多亩地,也算个大户人家吧,但他却和自家的母亲、弟弟,甚至和家里的雇工一起,组成“反对党”,反对自己的父亲。

父母去世之后,毛主席也分了自家的田产,带领着弟弟妹妹走上了闹革命的道路,一家人为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毛主席曾经跟朋友表露过他的一段心迹,他说:“据我看,一般人的生活应该是过得幸福的,但我在韶山、湘潭和长沙见到的,广大人民的生活是痛苦的,缺衣少食,挨冻受饿,目不识丁,做一世的文盲,还常常被地主、豪绅和贪官污吏勒索压迫,被卖被杀。

为什么广大人民的生活过得这样痛苦呢?用今天的话来说,只是由于有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的缘故。

在这种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下,广大人民的痛苦生活不会变成幸福的生活。

因此,我总觉得我们青年的责任极其重大,青年的前途极其广阔,因为要改变社会就要革命,革命就要靠革命青年。

我想到这里,就下定这样的决心:我将以一生的力量为痛苦的人民服务,将革命事业奋斗到底。

”毛主席的心迹,就是无数背叛了豪绅地主本阶级的革命者的共同心迹。

像彭湃,像毛主席,像千千万万个背叛本阶级的革命志士,他们的选择是顺应了历史的大势,是进步向落后的反叛,是文明向腐朽的反叛, 因为豪绅地主阶级已成成了逆时代潮流的落伍者,已经到了行将就木的历史节点了,资产阶级不能灭亡他,必会有别的阶级来完成这个使命,对这个阶级的背叛,就是将中国引向光明的最明智的壮举。

彭湃、毛主席这些本阶级的背叛者,他们选择的是自公元前221年秦建立封建集权国家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变革,他们要动的是代表封建社会生产关系的土地关系,要进行土地革命,完成了土地革命,就意味着封建生产关系的解体,封建豪绅地主无所依靠,走进历史的回收箱。

土地革命要了封建豪绅阶级的命,那些本阶级的背叛者无疑是坚决的,他们对于曾经的本阶级毫无怜惜,毫无留恋,在历史的大决择中进行了华丽的转身。

土地革命将千千万万人从封建土地制度和土地关系中解放出来,为中国的工业化准备了人力、资源和市场,为中国的现代化扫清了绊脚石,因为有了土地革命,中国如愿走上了快速发展的工业化之路,并在极短的几十年里走过了西方资本主义几百年要走的路,挤进了世界主要工业国家之列,土地革命对中华民族的文明和进步提供了无法估量的支持和保障,奠定了坚实的复兴基础,倘若没有土地革命这个大事件,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之路恐怕要改写。

“豪绅阶级的成员也转而反对本阶级”,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因为这种背叛,改写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

主营产品:砾石/卵石/碎石